精选公式料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公式料 >

印度教育:如何父母自身的恐惧和野心?精选

时间:1484046182点击:

  吉杜克里希那穆提(JidduKrishnamurti),是近代第一位用通俗的语言,向全面深入阐述东方哲学智慧的印度哲人。在二十世纪一度对哲学教产生过重大的影响。随着互联网信息的,其思想近年来才被中国知识慢慢熟知,影响力也逐步慢慢扩大。

  他的一生颇具传奇色彩,被印度的佛肯定为“中观”与“禅”的导师,而印度则承认他是彻悟的觉者。今天搜狐教育《智见》精选的这篇文章,来自克里希那穆提的世界级名著《智慧的教育》。克里希那穆提的书和文章思想极其深刻。可以这么说,读懂了他的文字,并学以致用,将不光孩子的人生,更会改变自己的人生。

  吉杜克里希那穆提(1895年5月12日—1986年2月16日),印度哲学家。

  当今的教育关心的是外在的效率,它忽视或故意曲解了人类的内在本性,它只发展了人身上的某一部分,而让其他部分自生自灭。然而我们内在的混乱、敌对和恐惧总是会胜过外在的社会结构——不管这个结构被构想得多么,或是被建造得多么精巧。没有正确的教育,我们就会互相,于是每个人外在的安全便会失去。正确地教育学生就是帮助他了解他自己整体的运作过程,因为只有当日常行为中有了头脑与心灵的融合,才会有智慧和内在的转变。

  在提供信息和技术培训的同时,教育首先应该鼓励一种整体的生活观,它应当帮助学生认清和打破他内心所有社会等级的差别和,并且不鼓励对于和支配的追求。它应该鼓励正确的观察,鼓励学生去经历完整的生活——不去赋予某个部分、赋予“我”和“我的”以重要的意义,而是帮助心灵和超越自身,从而发现那个真实。

  只有通过我们日常活动中的了解——日常活动就是我们和他人、事物、观念以及自然的关系——才会。如果教育者是在帮助学生变得完整,他就不会狂热或过度地强调生活中的任何一个方面。正是对生活整体过程的了解带来了完整。当有了了解,制造错觉的力量就会止息,只有那时才可能会有真实或。

  如果人类想在不让自己的情况下摆脱掉任何危机——尤其是当今世界的危机,他们就必须保持完整;所以对于那些真正对教育感兴趣的父母和老师而言,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培养出一个完整的人。要实现这一点,教育者自己很显然必须是完整的;所以正确的教育极其重要,不仅是对于年轻人而言,同样也包括老一辈的人——如果他们愿意去学习,并且还没有变得太固执的话。我们内心是什么样子的,远比“我们要教给孩子什么”这个老问题更重要,如果我们爱自己的孩子,就会努力使他们拥有正确的教育者。

  教书不应该成为一种专家的职业。当它成为职业——通常都会如此——爱就会逐渐消退;而爱是达到完整的过程中所必需的。要完整,就必须摆脱恐惧。无所带来了性——这种性中没有无情,也没有对他人的——而性是生命中最不可或缺的因素。没有爱,我们无决无数矛盾冲突的问题;没有爱,获取知识只会增加混乱并且导致。

  一个完整的人将会通过体验来获得技巧,因为创作的冲动会造就其自身的技巧——这才是最伟大的艺术。当小孩有了想画画的创作冲动,他就去画了,他不会去操心什么技巧。同样,那些对生活有所体验从而去教育孩子的人——他们才是真正的老师,而他们也将创造出他们自己的教学技巧。

  这听起来很简单,但它其实是一次深刻的。如果我们思考一下,就会明白它将会给这个社会带来的非凡影响。如今,我们大多数人到了四十五岁或五十岁时,个个都已被每日重复的工作得筋疲力尽了;、恐惧和已经毁掉了我们,尽管我们仍在社会上——除了对者而言,这个社会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努力奋斗着并且感到安全。如果老师看到了这一点,并且自身也确实有所体会,那么不管他的脾气怎样、能力如何,他的教学都不会成为一种例行公事,而是会变成帮助学生的工具。

  要了解一个孩子,我们必须观察他玩耍,研究他的各种情绪;我们不能把自己的、希望和恐惧投射到他身上,也不能塑造他,让他符合我们的所设定的模板。如果我们总是不断地根据自己个人的喜好来评判孩子,就必然会在我们和他的关系中,以及他与世界的关系中制造屏障与阻碍。但不幸的是,我们大多数人都希望以一种能够满足我们个人心和癖好的方式来塑造孩子;在对孩子独家的占有和支配中,我们找到了不同程度的安慰与满足。

  毫无疑问,这种过程并非关系,而只是一种,因此,重要的是去了解那种复杂的支配欲。这种以很多微妙的形式呈现;它很自以为是——这是它非常根深蒂固的一点。那种想要去“服务他人”的愿望里,就带着潜意识里想要去支配的渴望——这一点我们很难理解。当有了占有,还会有爱吗?在我们和我们设法去控制的人之间,能产生交流吗?支配就是利用他人来满足,如果你利用他人,就不会有爱。

  当有了爱,便会有关心,不只是关心孩子,而是关心每一个人。除非我们被这个问题深深触动,否则我们永远无法找到正确的教育方式。仅有技术的培训必然导致无情,要教育我们的孩子,我们就必须对生活的全部运动保持。我们所想的东西,我们所做的事情,我们所说的话——这一切都至关重要,因为它们会创造出一种,这种要么帮助了孩子,要么就是阻碍了他。

  因此,我们当中对这个问题深感兴趣的人,很显然必须开始了解自己,从而有助于去转变这个社会;我们会把创造新的教育方法作为自己直接的责任。如果我们爱自己的孩子,我们难道不会找出一条终止战争的途径吗?但如果我们仅仅使用“爱”这个字眼,却没有什么实质内容的话,那么关于人类痛苦与不幸的整个复杂问题就仍将继续存在。这个问题的出在于我们自身。我们必须开始了解我们与自己同伴的关系,我们与自然、观念和各种事物的关系,因为没有那份了解,便不会有希望,也就没有任何途径可以摆脱冲突和痛苦。

  养育一个孩子需要智慧的观察以及关爱。专家和他们的知识永远无法取代父母的爱。然而,大多数父母由于他们自身的恐惧和野心——这些东西局限和扭曲了孩子的视野——已经腐化了那份爱。所以我们中很少有人关心爱,大多数人只是热衷于爱的。

  如今的教育和社会结构并不能帮助个体和完整;如果父母真的很认真,并且渴望孩子可以逐渐发展出他充分完整的能力,他们就必须开始改变家庭所带来的影响,并且开始建立一些拥有正确教育者的学校。

  家庭的影响和学校的影响之间绝不能有任何矛盾,因此父母和老师都必须重育自己。个体的私生活和他作为群体的生活常常是矛盾的,这种矛盾制造出了个体内心以及他的关系中无止境的战争。

  这种冲突经由错误的教育受到了鼓励和支持,孩子的内心从一开始就已经被割裂了,这导致了个人和社会的灾难。

  如果我们当中那些爱自己的孩子的人,那些看到了这个问题的急迫性的人,能够心投入去处理这个问题,那么,不管我们的人数多么少,经由正确的教育和明智的家庭氛围,我们就可以帮助培养出完整的人;然而,如果我们像多数人一样,用头脑的狡猾填满自己的心灵,那么我们就将继续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战争、和他们自己的心理冲突所摧毁。

  正确的教育伴随着我们自身的转变而来。我们必须重育自。